区间枉

佛系写手

【轰爆】未知关系

♢表面情敌变情人的玻璃渣,里面是双向暗恋的红豆泥
请注意避雷
有点玻璃渣,看情况续糖 
私设堆成山,是大家都大学毕业后的事情
以及常识方面的或者人设方面的,我有严重错误或者ooc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
 
     天色像水洗的褪了色的绸布,白得晃眼,融进刺眼的阳光,跟爆豪扎眼的菠萝头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
    轰焦冻抬头看了看天,奔跑的脚步没停。横滨今天有一个首脑会议,不出会议地点三公里开外的一家中低档便利店又发生了爆炸。首先要将波及人群救出来,疏散附近群众,再思考两者并非偶然的情况,然后给出解决方案。轰焦冻作为新晋英雄,又是雄英中学的毕业生,大学也是全国英雄科排名第一的学院中的前五名,优异的形象使他成为了横滨的一个隐藏的主控。
    轰焦冻赶到现场时,消防车队早就到场进行救援,但自消防员到了之后这火又硬生生烧了将近三个小时。
     --可是这个便利店只有六十平方。
     他迎着火冲进店内,火光从他的下巴开始映亮到脸颊。
     是有人故意纵火,这个谁都看的出来。
     但那个人的个性是什么?是怎么做到让只有六十平方的小便利店在消防队的“洗礼“下,还能在熊熊大火中燃烧三个小时。轰焦冻眸光一暗,使用个性,将地面冻结成冰,火势开始减弱。式微的火光中,一个少女正抱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孩,虽然年龄上差距不小,但此时都手足无措地大哭,一见地面突然结起的冰层,转而破涕。
    “是英雄——焦冻!”
     轰焦冻没时间摆什么英雄的谱子,沿着那个少女脚下一直通到救生门口结了一道冰墙,大声叱吼着让少女带着那个小孩离开。少女停顿了一下,好像是在思考眼前这位英雄的安全,又甩开了这个想法——那可是英雄,只要有危难都能摆平的英雄。随后牵着小孩,脚底生烟地跑了出去。
     轰焦冻将整个着火的便利店都用冰冻了起来,生生隔绝了火和易燃物的接触。这燃烧的时长是不正常,但火本身却很正常,遇冰融冰,被水扑灭。
     估摸算了一下,自己出手后,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就将火灭了个底朝天,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在现场。难道这个纵火犯一听到有英雄来救援就吓破胆儿跑了?轰焦冻站在灭完火的便利店中央,脚下和四周被烧的漆黑的墙上,全是火融掉的冰化成的水,水温还不一样。不,不是。这个纵火犯真的有胆子在首脑会议进行的时候搞出这档事,就也有胆子把他烧个重伤。但为什么,自己出手后,这火就像没有了燃烧的欲望,等着一点儿一点儿地被扑灭一样。“焦冻!——”
     轰焦冻被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思考,他向门口看过去,是绿谷和丽日。轰焦冻分配到横滨后,和这两人是许久未见,一般也就偶尔听身边的那个人提起一两句,但知道自己不喜欢,所以也就提起过一两句而已。又听说到绿谷和丽日会到横滨来接护来自各国的政治首脑,他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触动。但此时一看见绿谷,登时一股子复杂又冲动的情绪涌上心头,他整理整理自己,将这种情绪压了回去,迈步走向门口。
    “焦冻君好厉害呢!”丽日眼睛晶闪闪的,依旧是活力满满干劲十足的样子,个子高了不少,但对比起两个男人,还是矮了一截,“‘哗’地结出满墙的冰,‘唰’地又把火灭了。一个人完胜一个消防队!”绿谷笑着看着丽日,认同地点点头,说:“轰君这几年也是越来越厉害了呢。”正对上轰焦冻的眼睛时,绿谷出久却收敛了笑容,神色严肃,墨绿的瞳色如碧潭般映上了轰焦冻的半边白发,顺着那片墨绿中的白,轰焦冻可以清晰看到自己在绿谷眼中的样子。
     轰焦冻敛神,努力用工作的态度看待绿谷。二人在工作上的敏感度是出奇的一致——都已经察觉出这次事件的不对劲和奇怪的出入处。偏偏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来捣乱,轰焦冻叹了口气,怕又是一个浆糊案件。他伸手掐了掐眉,看来得先向父亲那里吱个声,以防不时之需。
     轰焦冻和二人交换了通讯方式后,去了一趟公司的分部。当前脚刚从分部大门踏出来,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轰焦冻拿手机的节奏和自动门的开合的节奏发生了出奇地一致。

     “喂!阴阳脸!!你怎么还没回来!!!!”

      轰焦冻看到信息的来者时并不惊讶,看到内容和七个大大的感叹号时,甚至有一丝小小的雀跃,仿佛这一天发生的一系列不幸运全都被永恒冰冻了。随后很快地收敛住上翘的嘴角,把这份来源不明的喜悦表现在了脚程上。
     轰焦冻回到家的时候,准确来说是还没到家——在家门口就碰上了那个等候他多时的狂犬。“喂!!阴阳脸!!”爆豪对于这种漫长的等待很明显非常不满,立马从蹲在地上的姿势站起来,将手上的购物袋往地上泄愤地一扔,三步并作两步走向轰焦冻,然后一手猛地拎起那个阴阳脸的领子,另一只手已经冒出火花。轰焦冻叹了口气,斜眼看向自己下方的爆豪,一个奇怪的想法浮至心头。行动力非凡的轰某人随着想法用冰冻性能的手握住了爆豪冒着火花的手,只是握法略显暧昧,如果爆豪此时将那只手的五指握起来,两人就是十指相扣的姿势。
     轰焦冻先是毫无察觉似的看着爆豪另一只拽着自己的手,然后慢慢将视线拔高,似乎是与臆想当中差不多的表情,两颊微红,眼睛瞪得跟吃人老虎似的,被握住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有些好玩呢。
     他另一只手攀上爆豪的肩膀,突然地将唇送了过去,轻轻印在他的下唇和唇下的软肉上。
     ——下一秒就会被甩开吧。
     但是触感真的很柔软呢,无论多少次都一样。
    “做什么啊你这个阴阳脸?!”爆豪把拽着的轰焦冻扔了出去,不出所料地甩开了暧昧相握的手,“恶心啊,混蛋!”骂完的爆豪嫌弃似的猛擦嘴唇,又突然发现擦嘴的手是之前两人相握的手,狠狠哆嗦了一下,然后拿胳膊上的衣服来擦嘴。
     虽然是有心理准备的,但突然被甩开的时候心里还是凸疼了一下。轰焦冻不动声色地整理自己被扯皱的衣领,紧紧地盯着把头微低,偏向一侧的爆豪。很咬牙切齿吧这时候,轰焦冻不禁又开始揣度。多年的相处让他练就成对爆豪在各种情况下的情绪的把控,能收能放,在爆豪生气的边缘收回自己有些过分的举动。
     轰焦冻用侵略性的目光盯着爆豪好一会儿,临到对方怒气值即将爆表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他手边的购物袋。
    “所以,你是来干什么的?”轰焦冻说完顿了顿,然后在随身的包里搜索起来,“我家的备用钥匙给你了吧,你没带?”爆豪一出气没地方发,就一拳砸在这个冤大头家的大门上,但因为是在认真地害怕自己这个因为情绪而波动的个性,这个拳头也就只是普通的拳头而已:“废话,当然是来.....”突然意识到自己下一秒要说什么的爆豪突然噤声,刚才才跟眼前的人发过脾气,还这么“帅气”地砸了人家的大门,完了之后还说是来照顾人家的。
      太.....太丢脸了!!!!
      爆豪别扭地转开头,朝另一边歪过去,双手插在口袋里,嘴巴没有撅起来但说的话似乎有撒娇的意味:“昂,没,没什么,钥匙,我,我忘了。”轰焦冻愣了一下,低低笑了一声。不敢笑得太明显,就像是生怕被对面的人看到,吓跑了这份久违的温情。
     轰焦冻明显对这个人傻到吹凉风很不满意,大概两三秒就把门打开,把杵在那儿的菠萝头给推进了家门。
    晚饭吃的是荞麦面,但是是滚烫滚烫的,还加了芥末和醋。轰焦冻表示吃的很不满意,把吃空的碗放在水池里后,将正在偷乐整蛊到了自己的坏东西从背后抱起压死在床上,箍死对方双手,硬是将他的脸掰向自己的方向,并将吵人的骂声全部吞食在缠绕舌尖时的水渍声中。见身下的人已经双颊通红,含水的两眼迷蒙不堪,便试探性地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虽然是试探地,但语气依旧非常具有主攻性。似乎他这一天对爆豪所做的事情全都是为了这一刻而铺的垫,就非要在对方处于弱势的情况下谈些认真的事,爆豪有时候都嫌这个人麻烦,次数多了就直接把身上的人推开,走人。
        但今天的谈话似乎非常不一般,尤其是一提起绿谷的名字时,爆豪突然间轻微地抵抗,以及几不可察地颤抖。轰焦冻察觉到后,心里骤然生起一股无名火,不知是对着绿谷的还是对着身下颤抖的人。
    “还做吗?”一阵诡异的沉默后,爆豪突兀地出了声,他脸埋在斗架时散落的被子中,双手被轰焦冻紧紧箍在身后,双腿被轰焦冻用右腿强硬地分开,就连小爆豪也被他的膝盖有一下没一下的顶着。
     爆豪浑身颤抖,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是出于恐惧还是欲望。还没等轰焦冻放手,他又憋着痛骂自己的冲动说了一句,“我想做。”
     轰焦冻神色复杂,他不想被人当做是工具,泄欲也好泄愤也好,他希望的是.....
     是啊,他希望的是什么呢?轰焦冻怔住,突然想把自己的脑子剖开来好好修理修理,仿佛之前两人那些偶然的纯洁肢体接触时细微的喜悦,收到对方信息,恨不得能插双翅膀飞回家时的雀跃,看到对方别扭的示好,感到自己是被重视着的温柔,仿佛这些感情,都是被击碎的玻璃,扎得人心直直地疼。
         他不禁苦笑:他们俩的关系从一开始不就是如此吗?互相泄愤,互相鄙夷,现在难道不应该也是一样吗?现在也是一样的啊。果然想多了只会图添烦恼啊。
    红白交半的头发挡住了这个已经从少年长成了成年人的人的双眼,但可以清晰地看到他逐渐放大的嘴角。
    ——是笑吧?
    ——是笑呢。
  “我也想做。”
  “我想狠狠地做。”
  把你彻底融进我的血肉里,让你永远逃不出去,把你做到就算是有别的人来抱你,也没办法让你满足。
  然而不知不觉间却有闪光的泪滴,混合着两人的汗水和短促的呼吸,忽上忽下的落在交叠的酮体上。
   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老叶生贺啦!

·写点叶黄的傻屌段子,当练手
·渴望能更将军命的傻屌区间
·老叶生快!!!来pk吧!

普通小说:黄少天每天都去找叶修pk。

武侠小说:黄少天日复一日去招惹叶修,逼得叶修使出529个落花掌将其打退,耗费了他大半功力。

言情小说:黄少天不肯放弃,继续“骚扰”着叶修。叶修每上线时,都能看到黄少天的不断累积的念念叨叨,仿佛一只炸毛的小猫,傲娇地求一个安抚一样。叶修轻笑,依旧如往常一样,伸出修长苍劲的手指,打出两个字:干嘛。

网游小说:黄少天看叶修居然可以在短短一个小时内打出52个伪连,不禁有些诧异。再怎么厉害都不会有这样的手速啊,黄少天揉了揉眼,这叶修,究竟在自己消失的时间里偷偷修炼了多少?没等脑袋里的话蹦出口,黄少天立马登上流木的账号。

   “叶修!pkpkpkpkpkpkpkpkpkpkpk......”

斯德哥尔摩小说:黄少天被叶修打得只剩一点残血,他擦了擦嘴角的鲜红,放肆一笑:“怎么,还有什么能耐吗?”

   叶修擦了擦剑,冷冷一瞥:“少天,最近没什么长进啊。”

   黄少天顿时气憋,虽然说自己这段时间都有在努力,让叶修能好好得跟自己打而不被别的对手叫去,让叶修能在与自己对战时感到愉快,让叶修在与自己对打时忘乎所以,哪怕是被打也会很开心......不知不觉,这种感觉 居然已经根固到这种肆意放任的地步了吗?

   黄少天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你......你什么意思?不想跟我打了吗?”

   叶修掉过头,转身打算走:“不打了不打了,没意思。”

   “老叶!”黄少天扔掉武器,“那我们pk点别的。”

   叶修看向身后两手空空的黄少天,有些兴奋的弯起了嘴角:

   “哦,赤手空拳吗?既然你想玩,我陪你试试。”


儿童文学:黄少天小朋友找叶修小朋友打架,叶修小朋友摇摇手说:“不行不行,打架是不好的,老师和爸爸妈妈会不高兴的。”黄少天小朋友看叶修小朋友不跟他打架,生气的哭了起来。叶修小朋友见黄少天小朋友哭了起来,自己也着了急,眼睛里泛着水花。突然,叶修小朋友拧住了黄少天小朋友的脸庞,笑了起来:“你看,我们打过了!”

r18文学:叶修.......黄少天......结束???(什么傻屌玩意儿)


叶神生日快乐!诞生日哦每得兜!!!!

想吃叶黄肉,不想产,摊倒,懒散。

【喻黄】(古风向)女装

内含轻微叶蓝,注意避雷
喻黄喻黄喻黄喻黄(深夜肝文口中念念有词.......)
怎么样我的标题是不是特别开门见山???
↣黄少女装向
↣黄少暴躁向
↣黄少语废向
↣反正就是巨ooc还是古风的,注意避雷小朋友们。
↣r......16,算的吧?算的吧!
↣背景大概就是黄少和文州哥哥去度蜜月结果文洲哥哥被不羞哥哥喊走去处理事情,黄少吃醋吧!
↣in旅店房间

     “死文州!”少天一脚踢向身前的木箱,把木箱踢了个底朝天,低声嘟囔,“走了这么久还不报个信儿回来......”突然朝着门口大喊,“再不回来我就走了!不等你罢!”倏然房间静了几分。黄少天烦躁起来,干脆把房间里所有箱子全踢了,叮哩哐啷,好不热闹。小二以为楼上遇了什么事儿,屁颠屁颠的跑上楼却差点被气头上的黄少天用杯子砸死。

     踢着踢着,黄少天也踢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地上,收拾起自己的衣服。他摸到喻文州的箱子,心里又是气恼,便一脚踢了走。那箱子本就不大,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便不经意开了锁,里面的东西也撒了些出来。黄少天本不想去管,却瞄到那箱子里的东西露出了一角——好似是件翠绿色的衣服,丝绸的,不是喻文州平日里穿的棉缎,而且衣服的颜色也怪得很——那种翠绿色就如同刚起芽的柳,还透着嫩黄。不像是男子的衣服。黄少天想到,后又鬼使神差的去将那衣服抽出来。

     倒像是——黄少天抽出衣服的下一刻,脸“腾”的红了。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不是女子的襦裙吗?!!!!!但哪怕只是一瞥,也足以看出这件衣服,应当不是给女子的,大小不合适,可没这么高的女子。黄少天顿觉好笑——莫不是文州看上了哪家奇葩的闺中佳女,偷她衣物来怀人?黄少天缓步,将衣服架在胳膊上向镜子前走去,却发现——这条裙子貌似,好像,有一丝……他翻开衣服,比划在自己身上。看到镜中的襦裙从他的肩膀,到脚踝,没有一处窄,也没有一处短。他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开。

       这这这这这这这这是喻文州那个混蛋给我买的???!!!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尺码的???!!!
       他他他他他他给我带这个衣服干什么???!!!

       黄少天被吓了个呆,猛然把衣服扔在了地上,喘者粗气,惊恐的看着镜子。等缓过来之后,他盘着腿,撑这头思考了一会儿,又决心拿起了地上的襦裙,认真的比划起来。

     既然是文洲买给我的,
     他也一定希望看我穿吧。

     黄少天倏地脸一红,低下头,不敢看着镜中略显羞怯的模样,但还是去解了自己的对襟,嘴里嘟囔着:“女子不都是有胸的吗?......”
     黄少天换了襦裙,还未系腰带,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不习惯。“头发要披的罢......”他想到,便解了发髻,抬脸一看,还真差点儿以为镜前人是个女儿身。黄少天本就长得白净无害,只是平常混江湖少不了痞气。而此时此刻站在镜前的人,白嫩的脸蛋被嫩绿衬得越发干净,因脑子里不停的骂着喻文州而羞红的脸庞,显得即为动人。

    黄少天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呆了呆。也只楞了一秒,便低头系起交领来。
    这时,一阵乱风挂进了房间,少天一惊,向窗户看去,没开。
     咦?窗户没开,门也没开,何处来的风?
     也没多想,便继续去捣鼓那个烦人的裙子。投入之甚以至于身后多出一人都不知。
     喻文州此时正站在少天身后——几天前禁卫首领叶修不知从何出藏了一个小倌,眉清目秀但被打得却体无完肤。怕不是叶修犯了魔,喻文州心道。可当事人貌似不太想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罢了罢了,喻文洲摆摆手,就当你欠我一个人情。喻文州是朝中重臣,虽云游天外但权力不小,叶修找他来怕也是因对着小倌的伤束手无策,便想找一可靠的人来搞定此事。
    可真是累啊,喻文州笑笑,那个素有“君莫笑”称谓的叶首领禁还有办不到的事。
    看着那小倌时,喻文州不禁想起自家的小朋友。他现在怕是已经等急了罢。喻文州苦笑,我也是,好想,好想,快些回去啊。
    喻文州看着眼前那个比自己矮上一截,穿着自己抚摸过千次万次的衣裳的小少天,心中一动,轻轻从身后抱了上去。
     “文,文州?是你吗?”黄少天想往身后瞧可又看不到。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撒娇似的将头埋在少天的脖子窝里。
     黄少天原本是想发火的,好好质问一番,啊什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都急死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走了啥的,可现在看见喻文州劳累的样子,黄少天到不太忍心了:“怎么了,那边出事儿了?”
    “嗯。”喻文州抱得更紧了些,深深地吸了一口少天身上的气味。
     “等会儿……你,那个,先让我脱了这个......”黄少天感觉脖颈一阵麻动,拍了拍喻文州扒在他肩上的手。这个情形......太羞耻了呀...... 黄少天咬了咬牙。
     喻文州放下手,却箍住黄少天的双臂,如同发痴般的轻咬在黄少天的耳垂上。
    “唔......文州你……”从耳边传来丝丝酥麻如同蚂蚁一般咬遍全身,细细痒痒的,十分难耐。
    喻文州如同上了瘾一般,先是对着耳垂又啃又咬,引得少天一阵惊呼,后又对着脖子又啃又咬,映出片片淡红。黄少天受不了这般的撩拨,一处一处躲避着他的唇舌,又打算转过身来正视他,结果却被他按在镜前。
     “少天......”喻文州看着镜中双眼迷离的少天,恋恋一笑。将黄少天的头掰过来,印上他的唇。
     黄少天心里一惊,眼睛瞪得死大。喻文州他......他......他亲我!!少天拼命想要挣开,喻文州一首按住他的腰一头托住他的头,逼迫他接受自己。黄少天整个人哼哼唧唧得吊在喻文州身上,早已软成一滩水。喻文州直接打横抱起他,往床上一压。黄少天只感觉天翻地覆丝毫未察觉到自己此刻危险的处境。
    喻文州又伏下身来吻他,却听见“嘶啦”一声,像是什么撕裂的声音。黄少天顿时清醒了,捶打着喻文州的后背,可喻文州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更猖狂地将手伸进了少天的衣衫内。黄少天清醒透了,拼命挣脱开,结果又听见另一声“嘶啦”,黄少天将头靠在一边大喘气,喻文州也彻底回了神。
    “你,你先放开……”黄少天伸起手,想推开立在自己身侧的手臂。喻文州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趴在少天身上,环抱着少天。
   “对不起……”喻文州低哑着嗓子。
   黄少天心一下子软了,轻轻抱住喻文州。喻文州突然心思一动,横抱起少天。少天吓得一抖,小手颤着挂在喻文洲的颈上。喻文州抱着怀中的小少天走到镜子前,有些赞赏地看着镜中两人。刚才的嘶啦两声,是少天被扯裂的襦裙,一个在腰部一个在肩部,恰恰好的位置。
   喻文州调戏般的恶趣味升起,戏谑地叫着怀中人:“……少天。”
    黄少天听的浑身起毛,把头埋在喻文州胸里,没好气的接道:“干嘛?”喻文州低下头,安抚又爱抚般地将脸轻蹭过少天裸露的肩头,感到他轻轻的颤了一下,又如同抚猫一般吻住那个泛着粉红又光滑的肩头。
    “嗯......”黄少天不自觉呻吟了一声,抱着喻文州得手又紧了几分。
     “少天......”喻文州近乎于痴迷地看着镜中的黄少天。如果不是尚有一丝理智,早将他压在床上,让他三天三夜下不了地。
      “干嘛?”
      “你好可爱。”

手机中途突然关机了两次这个破手机.......幸好lofter可以存档不然我就嗝屁了。另外那个小倌呢就是蓝小河啦!但是不是小倌,只是长得太清秀被喻文洲认为是小倌而已(--队长眼睛怕是有毛病--还不是你写的!?)
咳咳嗯,蓝河小天使身上的伤也是很纯洁的原因大家不要多想哦,过几天应该会把叶蓝这个坑填上。哪怕没人想看我也会死皮赖脸的填上!(精神胜利法)好啦!谢谢大家看到这里!!mua!!

【漠尚】住宿

嗯,讲的就是住宿,住宿,住宿!
我知道我重点老抓不对(扇脸)但是住宿这点也一样很重要啊对不对对不对!!
大概是后续吧【笑
这一对真的是巨可爱啊啊啊!!!!他们是小天洗吧!!!!!
心疼腿残的尚尚(绝对没有)
应该会有很多bug,望指出。
超ooc吧可能

    身残志坚双腿俱损人小心大不怕死的安定峰尚清华尚掌门,被一路都臭着脸的漠北君拉着走后,坚持要求找个旅店再找个大夫治个伤。然而臭着脸的漠北君却毅然决然地打算把他就这么拉回北疆。
   尚清华表示:大王您体力好我撑不住啊!!!最后一哭二闹三上吊……咳嗯,错了。是一求二拖三抱腿——大王我们歇歇吧!!!
   漠北君睨视着尚清华。半晌,看着尚清华泛红的眼眶和晶莹的几滴泪,终于松口,于是——
   “呃,大王这是什么情况?”尚清华被漠北提起扛在肩上,吊着身子一脸懵逼,“大王你这样我真的会死的。”压着气喘出这句话后,可怜的尚清华得到的却是漠北君的一记响亮的拍声。随后反应过来被打的尚清华突然剧烈反抗。
   “大王你打就打别打屁股啊!!!男人的屁股不能……”
   还没说完,屁股就又开了一次花。
   在漠北君的“武力”威胁之下,尚清华被送进了客栈。在小二如同咽了三四个鸡蛋的眼神下淡定地定了一个单人间。
   漠北君定单人间时,尚清华不禁有些小小的触动。当年他拖着晕倒的大王去住栈,如今大王扛着受伤的他来开房......嗯?开房?
   等等,单人间???
   “大王,我是伤员。”
   “嗯。”
   “大王我需要好好休息。”
   “嗯。”
   “大王,我......”
   “想说什么?”正扛着尚清华的漠北停了下来,淡淡地问。尚清华听到漠北君这么冷漠的口气,顿时虚了,噤了声。“没,没什么了。”
   进了门,漠北君直接把尚清华扔在床上就出了门。尚清华一脸茫然地坐起,看着漠北君一言不发地出去了,顿时慌张。完了完了我是不是之前太嚣张了大王生气了歇了歇了。不会儿又感到一阵四肢无力。之前一直是被大王用拖车拉着的,然后又是被大王扛着,是没这么像现在放松一下身体了。眼皮开始打架,意识也有些漂浮。

   ......大王

   “咕咚”身体从床上滚到地上的响声。
   尚清华眼睛再倔强,最后也闭了起来。口里喃喃念到

   大王......

   等到尚清华醒来时,眼旁模糊不清,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身边,模糊的白里有一小片黑。他伸手去摸,自己的手却被先握住。
   “怎么......”
   然后额头上有冰凉凉的触感,和自己的额头接触时仿佛冰火双溶。他脑子一顿,有些迟钝,眼皮又沉了下去。
    “可好些了?”漠北轻轻问到,惊得尚清华将刚合上的眼睛猛的睁开。“大,大王......”
   此刻的尚清华正躺在床上,漠北便合衣躺在他身边,手臂轻轻搭在尚清华的身上,向后揽住了他的腰。尚清华倒抽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大王......大王......那个啥......”“你刚刚有些发烧,”漠北听到他熟悉的吊郎声音,又想到先前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尚清华,眼光渐深,“怎么躺在地上的?”尚清华低下头,只把后脑勺给漠北看,解释道:“头发昏,掉下去的。”然后将头低得更低,超小声的嘀咕,“再说了,你回来还是要跟我争床......”
   漠北眼角一抽,扶额。“不会了,”居然就为此事...... “以后都不会跟你争了。”
      尚清华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一眼撞上漠北君复杂深邃的目光,又被吓低了头。漠北默默地笑了起来,揽着尚清华的腰,另一只手将他的头压进自己怀里。
   今天的大王怎么这么好说话?尚清华暗喜,闻着漠北君身上淡淡的草药味,不禁安心的笑了。
   “大王,我做梦了。”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漠北君讲闲话。
   “嗯。”漠北也依旧是淡淡地回应。
   “我梦到我被火烧了,特别热特别疼,动一下都疼,”
   “然后呢,我就不能呼吸了。紧接着我就被扔进海里了,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我看到大王你了,在海的最底下,然后我张嘴想叫你,结果被灌了一口水。”
   “然后我就咳啊,死命咳,咳完发现我到岸上了,太阳特别烈,晒得我皮疼,但是比一开始好多了。”尚清华说故事一般,抬头朝漠北君嘻嘻的笑,“大王你说,我不过是发个烧,怎么做个梦就这么神奇呢?”
   漠北神色一冽:“你梦见的呼吸不畅,可是这样的?”说罢,低头贴上尚清华的唇。
   如蛇一般的灵活,趁尚清华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探入齿舌之间,狂躁地霸占他口腔内的每一点田地,仿佛要把眼前的小人拆下来尽数吞下。将他的头压近自己,如同野兽一般撕咬着尚清华的唇瓣。

  看见满脸紫红,奄奄一息的尚清华就那样躺在地上,他仿佛疯了一般喊进大夫,那双眼睛死死盯住尚清华,握紧他忽冷忽热的手掌,对方微弱的呼吸让漠北害怕,怀里人似乎随时会被夺去性命,彻彻底底地离开他。

   “嗯......”尚清华呼吸不来,疼的眼睛打颤,手没有支撑点,只能搭在漠北君的身上,他不知道形势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但保命重要啊,尚清华讨好似的握住漠北君揽着自己的手腕,摩挲两下。漠北睁眼,却看到尚清华疼的渐红的眼角和紧闭如同赴死一般的眼睛,他停下了,把那只揽着尚清华的手抽了回来,捧起尚清华的脸,重新细细描摹他的唇形,从撕咬变成小小的啃,试探性的探进自己的舌,一开始有些阻力,后来尚清华被啃酥了,自己张开了嘴。漠北便趁势侵略进去,轻轻柔柔地舔舐着他的牙齿和舌底。尚清华受不住这种酥痒,便轻咛了一下。漠北立刻离开了他的唇舌,靠着尚清华的鼻子喘息。
   “大王......”尚清华刚开口,漠北君便将手指抵在他唇上。“你梦见的呼吸不顺,”漠北喘息着笑了,“就是这般。”
   尚清华看见这般魅惑的大王已经被迷得七荤八素的了,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先前还被吻过一次,脸一下烧的通红,耳朵根子也红彤彤,害羞得把头埋在漠北君的怀里。
   半晌,尚清华有些怨妇地开口:“大王,你吻了我就是要对我负责的。”漠北君沉沉的笑了一声,对着尚清华的耳朵轻呼了一口气,蹭的尚清华耳朵痒痒心也痒痒:

   “负责,一辈子。”


鼓掌👏👏👏向天打飞机菊苣成功被大王娶回家!!

【幻忽】今天也要双排【对话向】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投稿啊啊啊啊啊好激动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概就是某幻和忽悠同居后的双排吧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就避嫌不怎么双排的背景儿然后正文就是两人对话吧balabala
ooc逼雷注意
巨ooc啊ooc
文笔巨渣
请勿上升真人哦,po主脑洞而已

part.1  开局直播
幻:忽悠我们多久没双排了。
忽:好久......我哪儿记得啊?
幻:那我俩为啥后来不双排了?
忽:(满嘴跑火车占便宜)可能是因为你太喜欢我了怕跟我玩把持不住自己。
幻:(笑)是啊我太喜欢你了。

part.2  掉血
幻:(被打红血)哦哟有人
忽:(急)哪呢哪呢??哦我看到了!(瞄准)(啪!)我干掉了!
幻:干掉了?
忽:(开心)干掉了干掉了!
幻:干掉了赶紧来救我!(嫌弃)瞎高兴啥!
忽:我来救你我来救你(帮某幻加血)宝贝~
幻:啊,你救了我(感激)你想要我做什么,我以身相许吧
忽:不要(丑拒)你本来就是我的。
幻:什么?
忽:没有
幻:什么?你说什么?
忽:(憋笑)我没说!
幻:(耍赖)我听到你说了!
忽:(强装镇定)我说(深吸气)你本来就是我的!

part.3 濒死
忽:啊!(惨叫)哇,哇哇,哇这里都是神仙
幻:(急)你等我
忽:(枪声四起)凉了凉了我要死了
幻:你别啊!(大喊)你等着我啊我马上就来!
忽:(又是一声枪响)我死了我死了。你别过来啊这里还有一个!
幻:哦,天啊,(怒目)我替你报仇我来报仇。
忽:(突然大声)叫你别过来了这边还有一个......

                 (幻君端着98k连开三枪)
幻:(高兴)干掉了!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忽:(激动)干的漂亮,幻!!耐死啊!
幻:(镇定)替你报仇了
忽:(轻笑)重点是吃鸡了啊!
幻:(镇定)我的重点是替你报仇了。
忽:(先是一愣,然后调侃)哇,幻你gay的亚匹
幻:我本来就是gay啊
忽:哈?
幻:我本来就是gay啊。
     只是你一个人的gay

part.4  直播尾声
忽:话说幻幻你不是用不好98k吗?
幻:(突然纠字)你叫我啥?
忽:(红脸)我说你......
幻:你刚才叫我啥你先说
忽:诶呦!(无措)你,你干嘛啊
幻:(无辜)你自己喊的不关我事啊(摊手)
忽:(沉默)
幻:那我......
忽:幻幻~
幻:(使坏)什么?
忽:幻幻!
幻:(轻笑)这个名字我喜欢,还有,刚才那个问题。

                     为了你,什么枪我都扛得起。